冷冻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冷冻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新闻】共享家电细分大不同家电共享模式的危与机

发布时间:2020-10-15 01:39:44 阅读: 来源:冷冻机厂家

千龙网综合报道 随着“共享单车”的横空出世,并引发一轮全国性的参与热潮,“共享经济”的概念立刻蹿为“年度热词”,从共享单车,到共享图书馆,甚至共享篮球、充电宝、雨伞,可以说共享经济“火的一塌糊涂”。

当然一直走在产业变革最前沿的家电企业也不落人后。从去年出现在街头的共享冰箱,到今年引发争议的乐视共享电视,以及分布在全国各大高校、社区的共享洗衣机,都希望能抓住这一轮“共享经济”的时代风口,创造行业新的商业动力。

就在今年的5月中旬,在上海徐汇区一商业广场内,出现一组公用洗衣机,被媒体解读为洗衣机也开始进入“共享时代”。该公用洗衣机分为洗衣机和烘干机两种,其中18KG容量的洗衣机价格为40元/桶,8KG容量的洗衣机为20元/桶;18KG容量的烘干机为10元/15分钟。市民可选择现金支付,也可以选择微信及支付宝支付。

实际上在海尔、美的等家电巨头看来,这并非是共享洗衣机的源起。早在两三年前,在众多的高校、社区就出现了大量的公共洗衣房,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共享洗衣机。其拥有专业的团队负责运营,同时面向所有区域用户开放,并且形成了圈子和社群。

同样今年以来备受关注的乐视也发布了所谓的“共享电视”,意指厂家和用户共享大屏运营的利益。通过鼓励用户多开机看电视、甚至参与一些项目和任务的运营,从而让企业获得与广告主的谈判资源,最终分享企业给予的会员等服务。显然,这只是乐视定义的共享,并非社会所认同的共享经济。

你真的了解什么是“共享经济”?

作为当下一个热度居高不下的词语,共享经济的含义其实并没有深刻到让社会大众无法企及的地步。从字面意义上看,共享经济可以简单地拆分成为“共享”与“经济”两个词汇。“共享”其实不难理解,就是将社会闲置的资源通过租赁、借用的方式将短时间内该物品的使用权移交给对方;而“经济”则意味着租赁方将向借贷方支付相应的报酬。其中,资源需求方、共享平台与供给方被看做是共享经济三大主体。

随着“共享经济”的模式被越来越多的大众熟知,人们也开始咬文嚼字地从实际含义上分析共享经济究竟意味着什么。于是,这也不难理解为何有的言论会将共享单车从共享经济领域中“驱逐”出去。其中比较具备代表性的评论认为,共享单车在运行模式中使用的资源并非事先已经被闲置,而是另外重新生产购入,只为了实现市面上的大规模投放。他们认为,这于共享经济发生背景基础并不吻合。但与之相反的是,社会舆论普遍对此类单车保有的“共享经济”特性表示赞同。

家电行业是否能实现真正的“共享经济”?

继单车、汽车、民用房等领域纷纷采纳“共享”的发展模式之后,目前正实现着积极转型的家电行业也被看做是未来共享经济爆发的下一个风口。对于家电共享化的尝试,有的业内人士表示赞同,但有不少人仍然认为其中存在着不确定性,并且评论称,家电相比单车、汽车而言更加私有化的特性让其无法真正实现相关资源的共享。

实际上,将“共享”理念迁移到家电领域并非仅处在概念阶段。在此之前,国内外已有企业、第三方平台试图将此类模式引进家电行业。据HEA了解,在国内,有以“壹园租”为代表的家电租赁平台;在国外,瑞典伊莱克斯智能电器公司也提出了“洗衣机优步”的概念,让人们家中洗衣机的闲置时间能够最大程度被利用起来。但此类尝试,暂时未给行业内部带去变革性影响。

记者自消费者处了解到,人们对于家电共享其实已经具备了初级的概念认知,由此也带来了共享家电的相应需求:在互联网飞速发展、各类共享平台层出不穷的大环境下,用户已经接受了共享的观念,对此类模式“习以为常”;而由于现代家电更新升级速度相比从前明显加快,部分人群消费心理已经往品质消费型转变,家电快消品性质愈发明显。对于闲置下来的家电,例如,电视、冰箱、洗衣机之类的大型家电,更换后由于产品仍处于“服役期”内,大众不一定选择丢弃或者转卖,而是可以通过共享的方式让它们重新流通到市场。

然而,随着共享经济发展逐步深入,背后隐含的问题也渐渐暴露,例如:共享资源的损坏应该如何赔偿、提供的服务如果无法保证其质量应该向哪方面追责、在第三方平台上交流的用户其信息安全应该如何保障等。若上述问题迟迟得不到解决,共享经济持续向家电行业推进的脚步也许会在中途被强制打断。

共享家电细分大不同

据了解,在西班牙等地,由官方主导的“共享冰箱”用“共享食物”的方式实现了“人人都能做公益”的食物高效共享。共享冰箱的前身实际上是在西班牙的加尔达考市政府为穷人设立的食物银行,随后在2015年,西班牙的一个小城市设立了世界上第一个“共享冰箱”。如今,食物银行已遍及欧洲的13个国家,总数达157家,而“共享冰箱”分享食物计划也从西班牙传至各个欧洲国家:在德国,食品机构还特意组织志愿者多渠道收集食物资源;在美国,星巴克做过一个“FoodShare"计划,全国7600家的星巴克将把所有未售出的速食品捐赠于美国的食物银行;近日,在中国北京、上海等地的路边也出现了“共享冰箱”食物分享计划。

以“公益”为切口的“共享冰箱”并不是第一个家电类共享项目。最早的“共享家电”可以回溯到各大高校的投币式洗衣机,而随着投币洗衣机无法满足全国近2500万在校大学生的洗衣需求时,自2015年开始,美的智能洗衣房“美美洗”、 海尔集团旗下“海尔洗衣”开始进入各大高校,创维集团的“轻客共享洗衣”项目也从工厂、社区加速推进到校园市场。近日,在上海徐汇区正大乐城商场里放置的一套共享洗衣机和烘干机也同样引发了市民的驻足。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兴起,投币式变成了微信、支付宝、场景从宿舍楼搬到了马路和洗衣房,并被冠上“共享”称号,实际上本质并未改变,一部分人的需求被企业和资本市场放大。

如果说共享洗衣的本质是群体聚居环境下,借助撮合平台进行闲置资源的优化配置,那么近日出现的“共享电视”所追求的便是“先富带动后富”,用户在一年里帮助乐视扭转局面,随后乐视便将其回馈给用户。

共享电视的意义不在于“共享”

据了解,乐视超级电视在16日推出“共享电视“,这是首个“共享电视”概念。乐视在为百度百科贡献了一个词条之后,外界传来一些质疑声:“共享电视”是“伪共享”,被认为是一种变相的出货方式,“强行共享”却并不具备共享经济的特性。

乐视致新总裁梁军则强调,共享电视模式的核心是为了获取高额利润流水,也就是用户的大量点击和购买行为,给其他用户带来价值。目前,乐视共享电视只给用户提供3个任务,未来或许还会有30个甚至300个各种各样的任务,能让超级电视、超级电视的商业伙伴和超级电视的用户,一起把资源拿出来,经过重组优化共同享受最后的成果,做到共赢,这才是共享经济。

“共享电视”目前的具体执行方案是,如果用户买了一台3699元起的乐视电视,还需要在以下三项任务中完成其一即可获得四年会员: 购买699元的售后服务礼包或者按要求做到每年开机不少于277天,或在乐视电视上购物,比如游戏、充值、购买会员达到一定积分。这个在星巴克流行的“续杯”文化被用在了电视内容付费上。

有媒体称,乐视此次是在硬件和内容上完全补贴用户,再次回到“价格屠夫”时期。上述人士并不这么认为,乐视对用户的兑现是在未来的一年以后,在这一年里,其通过用户277次的开机频率带来的广告商涌入便是一笔不小的收入,况且乐视超级电视目前的开机广告已经高达180万元/天;并且并非每个花钱购买电视的用户都会完成277天的开机任务,这是一个不确定因素,那么这个用户就自然不在乐视的“四年会员”名单里,在这一年里,乐视并不亏。

不少网友的疑问是,如果用户因各种原因未能开机277天,创造的价值最后被共享给所有人了,那么这个用户花了钱会得到什么?据了解,乐视会和用户分享广告等带来的收益,并且是“以内容、服务的形式回馈”。有游戏玩家一语道破,“共享电视”模式与游戏模式极为相似,玩家每天登陆游戏打卡、刷怪、做任务从而获取官方发放的金币、抽奖、喜爱的角色等福利,从而升级并获取特权。

从电视行业来看,在今年原材料持续上涨,整个彩电市场哀鸿遍野,互联网电视之间更是“互怼成瘾”。面对消费市场信心萎靡、乐视负面不断且乐视电视销量下滑的情况下,有多少消费者会去购买“共享电视”值得观察。乐视电视所谓的共享,就是培养用户看电视、在电视上消费、购买增值服务等一系列新习惯,用户连续开机,则可以增强乐视与广告客户的议价能力。

目前,在整个家电业中,电视行业处于低谷期,白电市场被巨头垄断,原材料暴涨,非一线品牌被压榨和挤兑,市场份额所剩无几,行业洗牌在所难免。企业们逐步进入调整周期,积极转型以突破现阶段的发展困境,企业们纷纷转向差异化细分市场和高端智能升级。面对国内经济形势呈L型增速时期,行业正走在商业模式再造的道路上,而在交通出行和生活服务领域快速爆红的共享项目,让家电业为之一振。

业内人士认为,基于“商业目的”的共享经济就像一个试衣间,不管合不合身去试过才知道。正如乐视的“共享电视”,无论是共享或者“伪共享”并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在人口红利终结之后“让用户依旧黏着企业”。

共享家电模式的危与机

对家电行业,特别是白电产品来说,探索“共享”模式是一种必然,也是一种趋势。有机构预计,2017年共享经济规模将增长40%,到2020年会占据中国GDP的10%左右。一直处于下行状态之中的白电,面对共享经济如此诱人的前景,自然想借此风口突破瓶颈。

分析当前已经规模化运营的共享洗衣机,可以看到:产品容量大且配置专业的烘干机,居民可将家中不便清洗晾晒的大件衣物,如窗帘、棉衣、羽绒服等拿来清洗烘干。不过虽然公共洗衣机吸引了不少居民的兴趣,但观察的多、使用的少。大部分居民表示,并不打算使用公共洗衣机,一是把衣服运来麻烦,二是很多人共同使用,卫生状况无法保证。

使用体验不佳是一方面,此外共享洗衣机的运营成本也不低,产品价格高,再加上为避免不同衣物交叉污染,后期势必需要定期清洗,及时维护。高成本运营,以及不确定的盈利和市场回报周期,共享洗衣机想要做到“破局行业困局”怕是没那么容易。

更为重要的是,从卖硬件向卖服务赚钱,对于大量习惯了“一锤子买卖”、卖硬件的家电厂商来说,如何与用户打交道,如何持续为用户提供差异化的服务,并真正通过这种增值服务赚钱、赢利。这显然需要一个持续转变的过程,并且可以找到新的突破口。

面对“全面共享”,对于家电厂商来说,先阶段不如拿“专业共享”破局,就是拓展传统市场之外的商业空间和机会:比如面向学校学生、公寓白领、工厂蓝领和酒店商旅人士等特定人群,提供便捷、健康的自助洗衣、冰箱存储服务。因此从这个角度来说,共享家电就需要在产品的开发之初就设计好后期的清洗维护、维护等服务业态,打造更多的商用场景,将为当下不景气的行业开拓更大的可能。

这恰恰是当前一大批专业型的家电经销商、家电实体店老板们可以利用,并突破的方向和机会。那就是抓住这一轮的共享风口,从传统的家庭消费市场向专业的商用工业市场拓展,从卖产品向卖服务扩张。一步步通过差异化的服务和能力,实现赚钱手段的差异化。

总之,共享经济模式对家电行业来说,是可利用的新风口。看到其本质,通过细分人群和不同场景,提供不同的场景生活体验服务,就能为行业注入新的发展动力。反之,只有“共享”名号,有开发无维护,只会将市场做僵,将路堵死!

来源:家电网、太平洋电脑网、界面网

上海中医皮肤病专科医院

西安腰间盘突出医院

武汉白斑哪家医院好